球员讨薪被逼没招了!中乙球员曾在体育局门口堵了一晚上 - 中甲 - 湖北足球网-武汉卓尔职业足球俱乐部-武汉三镇足球俱乐部-武汉卓尔队-湖北省足球协会
  • 首页
  • 武汉卓尔
  • 国内足球
  • 中超
  • 中甲
  • 国际足球
  • 欧冠
  • 亚冠
  • 比分网
  • 当前位置:首页 > 中甲 > 正文
    《足球》报2020-06-26 22:41:52 热度:2019年年末到2020年年初,也就是新旧两个赛季的交汇期,中国足坛出现了大面积的俱乐部解散、退出潮,随之带来的,则是涉事俱乐部原辖下球员的追讨欠薪行动……

    球员讨薪被逼没招了!中乙球员曾在体育局门口堵了一晚上

    来源:《足球》报 时间:2020-06-26 22:41:52 点击: 次 责任编辑:我爱小贝
     

      文章来源:足球报

      记者陈永报道 2019年年末到2020年年初,也就是新旧两个赛季的交汇期,中国足坛出现了大面积的俱乐部解散、退出潮,随之带来的,则是涉事俱乐部原辖下球员的追讨欠薪行动……

      欠薪、讨薪,这似乎是中国足球的永恒主题,只不过今年这个矛盾更加尖锐,毕竟解散的俱乐部太多,牵涉到的球员太多。面对这个中国足坛的毒瘤,一名前四川FC的教练发出的疑问有点振聋发聩——“时至今日,能正常发工资的就是好俱乐部,你说中国足球怎么能发展?”

      尽管银川贺兰山俱乐部(宁夏火凤凰队)最终递交了2019赛季的工资确认表,但因交表时间比截止时间晚了7分钟,最终银川贺兰山被中国足协取消了2020赛季的中乙注册资格。当然,取消资格的最主要原因不只是晚了7分钟,更在于球队的欠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实质性的解决。

      有消息显示福建超越在今年完成了对宁夏火凤凰的收购,但在没有获得中乙资格之后,球队后续动作尚不清晰。

      根据本报4月份的报道(《宁夏火凤凰被欠薪球员:有队员连洗发水都买不起》),2019赛季,银川贺兰山俱乐部欠了球员10个月的工资,奖金也只发了两场,而且所发的那两个月的工资还不是一起发的,都是球员去讨薪,体育局就去凑钱,每次凑个三四十万,给每个球员每个月工资的30%、40%,就这么凑,算起来给了两个月。

      宁夏火凤凰此前由体育局托管,对于之前拖欠的工资和奖金,为了递交2019赛季的工资确认表而通过准入审核,体育局表态会先发两个月的工资,剩下的会在三年内逐步结清,当时球员也不想失去球队,就签字了,但晚了7分钟。

      在随后讨薪阶段,球员给体育局局长和其他领导打电话,他们都不接,有一个晚上,球员相约去体育局,把一名副局长和主任堵在了体育局里面整整一晚上。

      至今又两个月过去了,球员追讨欠薪仍然没有任何进展,所有球员都再也没有拿到一分钱。“而且,体育局方面再也没有联系我们。”一名球员告诉记者,“但我们不想放弃我们应有的权益,所以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去讨薪。”为此,前些日子,这些被欠薪的球员终于决定走法律途径,6月初集齐了相关的证据,包括合同、银行流水等,递交给了律师。

      律师表示,他们会首先向中国足协征求意见,如果中国足协不予以解决,那么届时自然会走民事诉讼途径。遗憾的是,因为北京出现疫情,和中国足协方面的沟通也进入了停滞状态,但是,火凤凰球员和代理律师表示,无论什么情况,向银川贺兰山俱乐部要讨欠薪之路都会继续进行下去。

      关于宁夏足球,最新消息显示,当地会组建一支新的中冠球队。

      保定英利易通俱乐部(保定容大队)此前就已经解散,随后容大队球员走上了讨薪之路,但至今为止,球员还没有获得任何薪水,目前,部分球员发起了民事诉讼,但尚未开庭。

      根据保定容大球员的讲述,2019赛季,他们就拿到了3个月的基本工资,另外加5000元的生活费,还有一场比赛的赢球奖金,这就是从2019年年初到现在将近一年半的时间,容大队球员的所有收入。一名球员表示:“要知道,我们队员一个月工资,少的8000块钱,正常的也就两万,一年就发了3个月工资,养家糊口根本就不够。”

      这名容大球员表示:“我们咨询了律师,也看老板的发言,但发现情况实在是太糟糕了。现在保定英利易通俱乐部早就变成空壳公司了,即便我们去仲裁,也只能是去告已经是空壳的保定英利易通俱乐部,即便我们获胜,我们也拿到不钱,所以他们有恃无恐,在没有解决我们欠薪的情况下,他们竟然又搞了一个叫保定容耀的足球俱乐部,而且听说要去打中冠,这玩的就是金蝉脱壳了。”

      保定容大的部分球员介绍,在过去的两个月时间中,保定容大的球员再也没有获得任何补偿,在这种情况下,他们最终决定走法律程序,目前已经发起了民事诉讼,参与的球员有一半左右,不过目前该案件尚未开庭。原保定容大的一名球员同时表示:“如果保定容耀去打中冠,我们肯定不同意,肯定会去表达我们的诉求。”

      辽宁宏运球员的追讨欠薪工作从未停止。就在6月8日,前辽足球员桑一非等人发微博表示,前辽足球员、梯队教练、球员家长在8日上午再次到了辽宁省体育局,希望求见体育局局长宋凯,询问此前承诺给球员的答复,苦苦守候几个小时之后仍没有得到接见,随后体育局方面报警,理由是“聚众”。

      辽足球员的讨薪之路无比艰难。据一名前辽足球员讲述,2019赛季,他们整整一年没有领到工资,预备队的小孩好像是拿到了一个月的工资,至于奖金,踢了一年下来就发了一场,而且是主力才有,替补有一点,没进入报名名单的球员几乎没有,相当于这些边缘球员一年下来就是零收入,“是的,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中,有的球员毫无收入。对于我们所有辽宁队的球员来说,2019赛季真的不堪回首。”该球员如此表示。

      在过去的两个月中,前辽足球员的追讨欠薪情况没有任何进展。5月25日,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宋凯向辽宁沈阳城市建设足球队授予“新辽足”称号,在仪式进行过程中,有前辽足球员和家长希望和宋凯对话,后来有两名前辽足球员和宋凯进行了交流,据说宋的答复是俱乐部下周会给球员们说法,这也就有了开头的一幕。

      在球队已经解散的情况下,前辽足球员的讨薪之路注定是艰难的。“我们就想拿回应该属于我们的收入,这有什么错?”

      广东华南虎俱乐部已进入破产清算阶段。2019赛季,广东华南虎球员半年的工资和大部分奖金都没有发放,“今年的6月马上要过去了,有超过10个多月的时间,我们一分钱都没拿到。”一名前广东华南虎球员表示。

      “我们一直都在找俱乐部讨薪、讨说法。找老板肯定是找不到的,只好找俱乐部留守的人,一般都不接电话,接了也只是告诉我们说:俱乐部现在破产了,正在进行破产清算,等清算完了,还有多少钱就发多少钱,其他的肯定一点都没有了,欠薪这个事情现在找老板也没用,这个事情和老板已经没有关系了。”球员表示。

      这名球员说,欠薪至今没拿到,肯定会继续讨要,现在有几名球员相约,准备继续回到梅州去讨薪。“其实,我们要求真不高,如果投资人真的出现了困难,我们也能够理解和谅解,大家完全可以开诚布公。说实话,如果老板真心实意和我们沟通,哪怕只给我们80%、70%,甚至是60%,我们也会同意,或者大家签订合同,分期付款,也都没问题啊,但是,他们没有这么做。”该球员说。

     

  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:湖北足球网;合作及投稿请联系:617941913@qq.com

   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hbfc2000
    合作及投稿请联系
    zynys2007@163.com
    
  • 武汉卓尔
  • 国内足球
  • 国际足球